借錢第一站

借貸還錢之所以形成官司,主要原因是當事人忽視借貸手續,或者借貸內容不明確導致糾紛。隨著年底臨近,各類“討債”事件層出不窮,由此引發了很多民事糾紛甚至刑事案件,的確讓人深思。
關鍵字 HOT!
借錢第一站 > 借貸 > 不斷飆升的民間借貸

不斷飆升的民間借貸

發佈時間:2009-11-20 10:42  Tag:借貸   來源:借錢第一站
借貸還錢之所以形成官司,主要原因是當事人忽視借貸手續,或者借貸內容不明確導致糾紛。隨著年底臨近,各類“討債”事件層出不窮,由此引發了很多民事糾紛甚至刑事案件,的確讓人深思。

借貸還錢之所以形成官司,主要原因是當事人忽視借貸手續,或者借貸內容不明確導致糾紛。隨著年底臨近,各類“討債”事件層出不窮,由此引發了很多民事糾紛甚至刑事案件,的確讓人深思。


幫著借貸到頭來要不回只好自己掏錢還賬
11月16日,記者在湖南安必信律師事務所見到馬向陽時,正在向律師諮詢的他氣不打一處地說:“江河太不是個東西了,我一定要將他送上法庭!”
馬向陽與江河曾是很好的朋友。2006年9月的一天,江河找到馬向陽說,他準備在長沙高橋大市場做調味品生意,但資金不足,希望馬向陽能幫他一把,可以支付高於銀行貸款的利息。江河拍著胸脯表示:“我一定會準時還錢的,絕對不會讓你犯難。”
見江河對自己的生意很有信心,馬向陽將家中僅有的10多萬元積蓄取出,還找親戚借了10多萬元,一共湊了30萬元給他。
約定的1年還款日期到後,江河按期歸還了借貸。但同時要求馬向陽繼續將這筆錢借給他,他準備擴大經營大幹一番。馬向陽同意了。
但這次,江河的還款積極性就沒這麼高了。還款日期到後,他除了歸還馬向陽部分利息外,就以投資飯店、建房等作為藉口,表示暫時沒錢可還。
面對不斷催著還錢的親戚,馬向陽心急如焚,要求江河信守諾言還款。江河倒也沒說不還錢,只是今天說生意不好,明天說在外地進貨。
馬向陽打聽到,江河這幾年實際上還是賺了錢的,目前還經營著一家飯店,生意算紅火。
由於親戚急著用錢,馬向陽只好將每個月的大部分工資給了親戚,自己和家人則過著緊巴巴的日子,自然遭來了家人的不少埋怨。
現在,馬向陽對江河徹底失去了信心,他準備通過法律手段,要回這筆錢。
“如果當初不圖江河的高利息,將錢存在銀行或做其他投資,該有多好!”馬向陽的腸子都悔青了。昨日,馬向陽已向長沙市開福區人民法院遞交了起訴狀。


“追債公司”逼得債務人從30樓跳了下去
長沙某公司職員付某于2007年6月至8月期間,先後借給張某現金80萬元,雙方約定借貸期限為2個月,月息為5%。可債務到期後,張某並未歸還全部借貸,並對他避而不見。付某為此焦頭爛額,只好找到一家名叫“三湘追債王”的公司來幫忙。
付某與 “三湘追債王”公司負責人杜九勝商定,張某欠下的錢追回後,按20%支付酬金。幾天後,杜九勝帶了五六名手下,與付某一道找到張某家堙A要求張某還錢。張某稱自己已將錢借給了陳某搞工程,但陳某一直未能還錢,且連人也找不到了,他也著急得很。隨後,一行人來到雨花區某居民區尋找陳某,但陳某不在家。
杜九勝是不甘心空著手回去的。一行人再次回到張某家後,要求張某必須還點錢,以表示自己的誠意。杜九勝還威脅張某說:“如果你今天不還點錢的話,我們就吃住在你家不走了,看你怎麼安排。”張某為了不影響家人,提出去賓館協商。張某將杜九勝一行安排在賓館住下後,杜九勝等人繼續對張某進行威脅,逼其還錢。
第三天上午,張某打電話給付某,說杜九勝動手打了他。付某趕到賓館後,看到張某與杜九勝的幾名手下正從外面回來,張某的嘴唇上還有血跡。張某是由於忍受不了杜九勝等人的折磨,到外面找人借貸去了,好不容易才籌到16萬元。杜九勝收了這筆錢後,允許張某回家,並要他回去繼續籌錢,且以後必須隨喊隨到,否則會對他不客氣。付某付了5萬元報酬給杜九勝等人。
又過了幾天,杜九勝約張某在湖南大劇院見面,要其寫下還款協議,並協助他們尋找陳某等人。
2008年6月20日上午,張某約陳某到法院協商解決債務問題無果,即通知杜九勝、付某等人趕至法院。杜九勝等人向陳某索債無果後,張某遂提出去陳某家解決問題。
一行人到達陳某家後,陳某表示自己將錢借給了別人,確實一時無法償還。張某氣憤不已,打了陳某兩個耳光。付某則要求陳某以住房作為抵押。而杜九勝及手下則對其以言語威脅並進行毆打。期間,杜九勝的手下還揪著陳某的耳朵說:“杜總的話你要認真聽著,欠別人的錢不還,有你好受的……”
由於受不了這夥人的折磨,絕望中,陳某先是持菜刀割頸自殺,繼而跳樓自殺身亡。“他從30樓跳了下去,跌落到了一樓的花壇上當場斃命,內臟懼裂,現場真是慘不忍睹……”
事後,杜九勝害怕承擔責任,與付某補簽了相關協議。隨後,杜九勝、張某、付某、吳勇剛等人落網。
今年國慶前夕,長沙市雨花區人民法院認定杜九勝、張某、付某、吳勇剛均犯非法拘禁罪,對此案作出一審判決:杜九勝被判處有期徒刑2年6個月,並追繳非法所得5萬元;張某被判處有期徒刑2年(緩刑3年);付某被判處有期徒刑2年(緩刑3年)。


買豪宅、開高檔汽車但就是不還借的9000元錢
長沙市民王建民也有過多次借貸給別人的經歷,甚至還萌發了打官司的念頭,但考慮到不想得罪人,最後還是放棄了。
2006年下半年,王建民和本單位的幾個小青年小楓、小島、小強等人玩到了一起,下班後總喜歡唱歌泡吧玩麻將,每次的開銷都很小。誰知這幾個小青年都精明得很,幾乎每次都是由王建民埋單。
有一天晚上玩麻將時,王建民的手氣特別好,沒多久便贏了好幾千元,小強本來不厚的錢包很快便空了。於是,他找王建民借了5000多元,但沒多久便輸光了。小強表示,過幾天就會還錢。
時間過去了很久,但小強一直沒有還錢的意思。家境寬裕的小強並不是沒錢還,他的收入不錯。後來見王建民催他還錢,小強竟想出了這麼一個主意:“小島也欠了我幾千元錢,你從他那兒去要回來吧。”
“小島仗著親友的影響,是個經常不來單位上班且很難找得到人的主。要他還錢,實在是件比登天還難的事。”
王建民找到一位律師朋友,將小強欠錢不還的證據固定了下來,準備通過訴訟手段將錢要回來。但他想到自己與小強在同一個單位上班,每天低頭不見抬頭見,沒必要將關係徹底弄僵了,遂放棄了打官司的念頭。
王建民說,小強欠我的錢,我也不打算要了,相信他今後也不會好意思再開口向我借貸了。“這幾千元錢讓我看清了一個人,算是花錢買教訓。”
王建民還遭遇了令他更氣的事。
2008年底,他的一位堂兄由於急需用錢,從他手中借走了9000元錢。今年6月,他急於用錢,希望堂兄將錢還上。誰知堂兄竟理直氣壯地說:“你那麼有錢,怎麼會在乎這幾千塊錢啊!我們還是親戚呢,何必催得這麼急?”當下弄得王建民很不好意思,仿佛理虧的是他自己。現在,這位堂兄買了價值200多萬的豪宅,還開著高檔汽車,並且經常帶家人到外面旅遊,但就是不提還錢的事。


借出去的錢大部分是“肉包子打狗,有去無回”
談到因借貸而引發的煩惱,供職于長沙某行政機關的柯一明猛吐苦水。
1996年8月,柯一明大學畢業被分配到長沙某機關工作,雖然收入不高,但每個月還是小有積蓄。在親戚、朋友和同學的眼中,他算得上是個有出息之人。但隨之而來的煩惱,10多年間一直未曾停歇。
1997年上半年的一天,多年未曾見面的大學師妹小敏突然找上門來,說近段時間手頭緊張,希望能借個三五百元。小敏還信誓旦旦地表示,最多兩個月就會歸還。柯一明二話沒說,就將身上僅有的400元錢掏給了她。兩個月後,柯一明卻未等到上門還錢的小敏。
“如果她確實有困難,和我說一聲,我也就不要她還算了。誰知一晃10多年過去了,小敏再也沒有出現過了,也許她早結婚生子了吧!”柯一明苦笑著說。
自此以後,柯一明雖然對借貸給別人稍微慎重了些,但有時礙於面子,別人要借個幾百元,他基本上是“有求必應”。但大部分結果是——肉包子打狗,有去無回。
去年8月的一天,他的一位多年未見面、供職于長沙某政法機關的高中同學小華打電話給他,說要請他吃午飯。“老同學這麼多年沒見面了,一定要好好喝上幾杯。”柯一明想都沒想就答應了,飯後還搶先埋了單。
臨走時,小華將柯一明悄悄地拉到一邊說:“我的汽車今天上午出了事故,需要8000元錢‘了難’,請你幫一下忙,最多半個月就還你。”柯一明馬上到銀行將錢取了給小華。當小華提出要寫欠條時,柯一明還認為沒這個必要。
誰知半個月過去了,小華並沒有要還錢的意思。柯一明打電話過去時,小華的電話要麼無法接通,要麼關機。後來,小華的電話乾脆停機了。這時,柯一明才聽其他同學說,小華經常有借貸不還的習慣,大部分同學均對其“敬而遠之”。
想到自己畢竟不是富翁,實在沒理由將錢無緣無故地送給小華。於是,柯一明先後多次找到小華上班的地方,客客氣氣地請求他還錢。每次,小華倒是答應得比較爽快,表示“儘快還”。但他並沒有履行還款諾言。後來,柯一明還委託別人找過小華多次,小華亦沒有否認欠錢的事實。
見小華拿著高工資卻如此不講誠信,柯一明於今年8月的一天向小華髮出了最後通牒:“如果你再不還錢的話,我只能找你單位的領導了,到時別怪老同學不給你面子。”
柯一明的話終究起了些作用,幾天後,小華還來了6000元錢,說剩下的錢過些日子再還。
“還好他只欠我2000元錢了,不過我今後再也不會相信他了,就當沒有這個朋友。”柯一明說。


70.4%的人向別人借過錢 78.3%的人被別人借過錢
由於借貸引發的糾紛特別讓人尷尬,所以很多人不論向人借貸還是催人還錢,總是有些羞於啟齒。零點研究諮詢集團最新發佈的一項抽樣調查顯示:在全國範圍內,70.4%的人有向別人借貸的經歷,有被別人借貸經歷的人更達到78.3%。調查同時發現,大多數人對逾期未還錢者會採取委婉的方式提醒。
調查顯示,當朋友向自己借貸,而自己拿出這筆錢比較困難時,有51.6%的人仍會借給對方一部分錢,16.9%的人會痛快地借給對方,而找藉口委婉拒絕和堅決不借的人只有19.9%和3.8%。這些資料告訴我們,向朋友借貸的成功率還是比較高的,達到了7成多,而即便沒能順利借到錢也很少有朋友會冰冷地拒絕。
如果朋友不肯借貸,會影響你們之間的關係嗎?有15.9%的人會因此認為對方不夠朋友,雖然當面不說但心媢扭並疏遠對方;但大部分人表示能夠體諒對方,不會介意;當然也有6.5%的人會鍥而不捨地繼續勸說對方借貸。所以,多數人對借貸遭拒絕的態度是理性的、大度的,畢竟家家都有難念的經,朋友感情不能單憑藉不借貸來衡量。
民間曾流傳著一種說法:站著放債,跪著討債。確實,面對信用缺失的債務人,債權人要債的難度越來越大,很可能在要不到錢的情況下採取不理智的極端行為。隨著年底臨近,各類“討債”事件層出不窮,由此引發了很多民事糾紛甚至刑事案件。
“金融危機下,更多的出借貸人,想儘快收回資金,可借貸人卻拖延時間,想‘借雞生蛋’。”長沙市雨花區人民法院院長劉建軍說,這是借貸糾紛出現飆升的一個原因。據統計,今年以來,長沙市雨花區人民法院受理的借貸糾紛案件,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了幾乎一倍。
過多地依賴熟人或親戚關係,或以所謂的社會良知作保證,引發了不少借貸糾紛。一位從事審判工作20多年的法官說,借貸還錢之所以形成官司,主要原因是當事人忽視借貸手續,或者借貸內容不明確導致糾紛的發生繼而到法院打官司。尤其是親戚朋友之間的借貸,雙方基於相互信任或顧及情面,往往口頭約定而不寫欠條,或者是還款時不及時收回欠條,從而留下隱患的案件也不在少數。
湖南安必信律師事務所副主任曾昕則認為,最重要的一點,就是要在全社會構建誠實守信的借貸體系,方可大大化解債權人的煩惱。他提醒市民,“在進行借貸行為時一定要注意對方是否講誠信”。
(文中部分案例中的人名為化名)
 
想到莎士比亞所說的
 
10多年前,在讀莎士比亞的《哈姆雷特》時,看到這樣一段話:“不要借貸給別人,也不要向別人借貸;借貸給別人會讓你人財兩失,向別人借貸會讓你揮霍無度。”
當時,正有一朋友借了我的錢賴著不還,對莎翁的這段話理解就特別深刻。當然,並不是說莎士比亞的論斷是顛撲不破的真理,不過,現實生活中一借貸給別人就人財兩空的情況實在是太多了。
借貸給他人無非是兩個目的,一個是緩解他人的困難,特別是一時難以越過的困難。在這種情況下借貸給他人,幫助他人渡過難關的同時也會增加彼此之間的友誼。同時,借貸人不到萬不得已,不應該張嘴借貸。借貸一定是為了渡過眼前暫時的難關,困難過去了,盡可能早地,最好是在承諾的期限內主動把錢還給人家,而且還要對人家千恩萬謝。不論是借貸給他人的人,還是向他人借貸的人,如果都是上面說的這種態度,都是這種做法,莎士比亞的話就算是白說了。
然而,世界上的事情遠遠不是這麼簡單。借貸容易還錢難啊。借貸的人很容易開口,因為大家感情好,才向你借貸,借貸是信得過你,看得起你。而討債的人卻很難開口,因為討債總是在對方不願償還或者無力償還時發生的,討債就成了落井下石,是破壞感情,是忘恩負義,對方即使嘴上不說,心堣]會冒出一句“想當初……”
借貸給他人,最大的危險不是失去錢,而是永遠失去了情。楊絳在回憶錢鐘書的文章婸﹛G“錢先生從來不借貸給人,凡有人借貸,一律打對折奉送。借一萬,就給你五千,再加上一句:不用還了!”。錢先生的睿智通達,真是驚人。

 

您現在訪問的是借錢第一站,網址:https://www.yp-888.tw 轉載請以鏈結形式注明出處。